<
資訊文章
當前位置 首頁 > 文章 > 資訊文章

這一條貫穿歷史血脈的路

  發布時間:2019-12-13 11:29:25

 “壓平路上的崎嶇,碾碎前面的艱難!我們好比上火線,沒有退后只向前!”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20世紀30年代初,聶耳與電影導演兼詞作者孫瑜在上海聯袂為故事片《大路》創作這首歌時,怎么也不會想到,有一群特殊的人也在悄悄地開辟一條路——一條起點在上海,比常規筑路更崎嶇、更艱難、更危險也更偉大的路。這條路的命名也很特別——中央紅色交通線,后來,歷史更形象地稱之為“蘇維埃的血脈”“中國共產黨的生命線”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今天的人們來到閩西永定金砂鄉,面對紅色交通站態勢圖,注目這條紅飄帶般蜿蜒的交通線時,仿佛能感受到它的隱秘和偉大。它的線頭握在彼時上海的中共中央手里,線尾收官于紅都瑞金。在其他幾條線路先后遭到毀滅性破壞后,上海——香港——廣東汕頭——廣東大埔——福建永定——福建上杭、長汀——江西瑞金這條線路,始終屹立不倒。說白了,這條交通線能溝通上海黨中央與朱毛紅軍、中央蘇區的聯系。當年,周恩來、葉劍英等要人及重要物資、情報,穿過上海、香港、汕頭,然后隱沒在閩粵贛三省綿延數千公里的高山密林,在赤白交界地區或晝行夜伏,或晝伏夜行。面對隨處可遇的毒蛇猛獸,何以穿越沿途那重重關卡、層層封鎖,何以闖過國民黨軍警的盤查、暗哨的追蹤,何以避開反動民團的襲擾,又何以化解叛徒猝不及防的出賣?個個難題,招招致命!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這條險象環生、充滿挑戰的路,因為獨特的地理位置,能夠隱秘地助力革命發展,注定是一條擔當大任之線路。“其實地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但那個特定的時代,要保證這條交通線的安全暢通,卻比開路還難,難于上青天!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敢問路在何方?路在血泊中,路在犧牲里。那些年,光發生在伯公凹交通小站的故事,就令人動容。伯公凹是從廣東進入福建的最后一站,也是由國統區進入中央蘇區的第一站,戰略地位一目了然。鄒作仁、鄒端仁等七兄弟先后加入地下交通員隊伍,前仆后繼地踏上這條紅色交通線,用一聲聲吶喊嚇退魑魅魍魎,憑一腔腔熱血點燃革命的火炬,靠一尊尊無畏的身軀填平腳下的坎坷,“雖九死其猶未悔”,留下了“伯公凹七烈士”的悲壯故事。如此滿門忠烈,能不驚天地泣鬼神?紅色交通線啊,點點都凝結著烈士的血淚!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青山作證,史冊有載:永定交通站即閩西工農通訊社,與香港并列為中央紅色交通線兩大站,是設立于內地的唯一大站,管轄著周邊沿線星羅棋布的中小站,在護送領導干部、運輸緊缺物資、傳遞情報等方面居功甚偉,這條交通線在強敵多次殘酷的“絞殺”中仍如不死鳥,前后堅持了五年之久,不愧為“蘇維埃的血脈”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時光荏苒,大半個世紀彈指一揮間。曾幾何時,呈現在中國人眼前的交通線,已然天翻地覆。1991年夏天,大學剛畢業的我,來到閩西大山深處著名的“將軍之鄉”才溪鄉,采訪改革開放后的第一批進城農民工。才溪鄉是毛澤東當年寫作《才溪鄉調查》時三次住過的圣地。毛澤東當年由贛入閩,策馬走九曲十八彎時,“路隘、林深、苔滑”的第一印象便刻在了腦海里,后來情不自禁地寫進詩里。如果他英靈有知,他當年腳下的路竟由這里的進城農民工眾籌建起了寬敞的柏油路,能不引為“當驚世界殊”之舉?這些出自將軍之鄉兼建筑之鄉的年輕后裔,剛聽說“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”,馬上組成一支建筑隊伍,帶上“三千榔頭八百斧”,一路豪歌殺向深圳特區,成為改革開放基礎設施建設的排頭兵,不少人還成了企業家,或扎根城市或重返家園,帶領大家走上共同富裕之路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在這個有著“中央蘇區第一模范”之稱的地方,我特地采訪了紅軍時期的一位老交通員。老人最大的愿望,就是希望伸手能攬月的障云嶺能有一條好路,通上拖拉機,好讓鄉親們上下山走親戚、做買賣時不再艱辛地肩挑手提。幾位勇闖特區的后輩得知老革命的愿望,馬上慷慨解囊,眾人拾柴,修起了一條“天路”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又是幾年過去了,障云嶺的路越修越寬,越修越長,路上隨處可見豪華轎車來回穿梭,不遠處還建起了高速公路。有一年我路過障云嶺,山還是那時的郁郁蔥蔥,路卻不是那時的羊腸小道了,我的眼前老晃動著那位紅色交通員高大堅實的身影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驅車行走在被閩西大山層層簇擁的高速公路上,我的下一代難以想象當年紅色交通線上的故事,想象不出披荊斬棘的艱險,也想象不到高速公路建設曾經的舉步維艱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我就和他說到了從這座大山走出的改革先鋒項南。在改革開放之初擔任福建省委書記時,項南曾最早提出建設高速公路。他的父親項與年,也曾是紅色交通員,當年為了送絕密情報給第五次反“圍剿”失敗后處于危機中的中央紅軍,用石頭敲落數顆門牙,裝瘋賣傻一路騙過敵人,九死一生地把情報交到周恩來手中,使得中央紅軍及時開啟了戰略轉移之路,也就是后來的長征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我聽項南說過,他在參加抗戰歌詠隊時就聽過聶耳的《大路歌》,多年后受命回家鄉福建主政,為改革開放“殺開一條血路”時,他還給干部群眾唱過聶耳為同部電影所作的另一首歌《開路先鋒》:“轟轟轟,我們是開路先鋒!轟轟轟,我們是開路先鋒,不怕關山萬千重!”項南希望大家做改革開放的先鋒、闖將。改革無老路可走,只能開新路,逢山鑿洞、遇河搭橋,完成新的紅色交通線!正是那個時候,福建拍攝了一部暫名《長城魂》的電影,有人對片中出現新潮的迪斯科等頗有非議。項南觀看后,不僅未加禁止,還建議改片名為《路》?!堵贰饭澈?,好評如潮,攬下“金雞獎”等桂冠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看過《路》,走過無數的路,始終難忘家鄉從紅色交通線貫穿過來的路。納山之靈氣,汲水之膏澤,浸潤過血的土地,再澆注汗水,山更巍峨,水更澄碧,路更清晰。凝望這條路,我不由浮想聯翩:1929年在閩西崇山峻嶺間召開的古田會議,成為建黨建軍史上的里程碑,從此開辟了革命成功之路;2014年那場被稱為“新古田會議”的全軍政治工作會議,帶領新型軍隊走上鑄牢軍魂的強軍之路。凝望這條路,我似乎看到了開國中將劉忠寫作《從閩西到將軍》背后的行軍歷程,看到了一個個奧運冠軍問鼎路上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,看到了眾多新興企業從這片紅土地沖向世界……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高鐵時代的中國,已然破除舊式交通的瓶頸,大山深處日新月異。對先輩們篳路藍縷并用熱血澆筑的路,時代沒有遺忘,一次次用陳列、用藝術的形式展示。再新再美的路,因為有了紅色的氣息和標識,無論遠去的英魂,還是離鄉的赤子,都能找到回家的入口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路啊路!我們重走前輩的路,也走好自己這段路,再領著后輩走上他們那段路,義無反顧地承前啟后,一直走上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本文收筆時,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的隆重大典還在震古爍今,余音繞梁,北京又傳來喜訊:經國務院核定公布,中央蘇區紅色交通線舊址入選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錄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  這一條貫穿歷史血脈的路,妥妥地耀眼于現實的視野。紅色,淡不出網絡時代的眼球。bgO分類目錄收錄-網站目錄提交-優站分類目錄

最新收錄

最新資訊
熱門資訊
陕西快乐十分钟助手